乜薇染

Он,Илья Брагинский,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

这世间光明,原本天地间只有他便足够了。
然而恰恰相反,这世间有天光开阔,有皎月澄澈,有星河闪烁,有灯辉烛火…这世间有诗有歌,还有记载他分崩离析的史册——
天地万物一应俱全,唯独他已经不再存在于这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所谓本末倒置莫过于如此,因而任何光芒万丈都显得狭隘逼仄。

苏联啊…在心头深深镌刻。

我又来老福特吹陆处了,我好爱。


陆处长就是那种你买一袋她会投其所好地再送你一袋的女人。


上一次买东东还是高二小妹妹现在已经是大一成年人了但是丕吹的本质没有改变所以还是被处长发现了。


看见这个“明月皎皎照我床 星汉西流夜未央”的袋子我就知道我这个丕吹又被当场抓获( p_q)


这种情况我们一般是直接疯,不走程序( TДT)


我爱陆处长一辈子呜呜呜(T^T)

论丝路组和红色组的联系

1.罗马基酱和苏总都已经没了


2.此时露熊探出头来对老王说,俄罗斯不仅是第三罗马,还是苏联的最大加盟国和联合国席位继承者。(疯狂暗示)


结论:均可食用


😂😂😂😂😂

呜呜呜我又双叒叕收到了






蝉总 @Cosmos 和境境 @北境枫雪 真是使人上头,我统统吹爆






好消息是蝉总往包裹里塞了三颗糖,不幸的是由于高温它们统统化掉了,糊在包裹上并且散发出清香😢😢😢

我爱你,度过了不眠的长夜*——《半身》文评

  2015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白俄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写过好几本关于苏联历史上各种苦难事件的书。不论是苏联卫国战争,还是阿富汗战争,是切尔诺贝利核灾难,还是苏联解体;在所有深重的苦难之中,在所有撕心裂肺的悲鸣或悄无声息的心碎之外,她一直都在倾尽全力地打捞爱情,叙述爱情,描绘爱情。

  我想,那是因为,爱情是这个充满苦难的世界里最后的救赎。她的书里不乏这样一种人——苦难之后他们不信鬼神,抛却信仰,但他们仍然相信爱情。在战火纷飞、经济崩溃、信仰坍塌、哀鸿遍野、骨肉分离、人命危浅的年代里,还有那些充满深情的东西,会成为现世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在这个角...

收到《半身》了,我亲自把阿伟千刀万剐一遍又一遍。真心吹爆٩(´Д` ;)۶:.* @Cosmos 

之前送去印的明信片小卡片都印好啦😆快乐😆

某露厨薇染来图透部分前一阵子去俄罗斯拍的照片


今天拿去印明信片了www

我到现在也没想通我一个苏吹露厨干嘛跑到一个德棍面前说这些东西???

坐标俄罗斯 圣彼得堡

图为涅瓦河游船上演员休息室的分隔幕布

请大家自己品一品

我哭了

我枯了

大家注意p3弹幕

曾经沧海 除却巫山

  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绝杀慕尼黑》呢?


  我对俄罗斯一点也不反感,其实是挺喜欢的。但是我也很清楚,把“苏联”和“俄罗斯”划上等号的行为,或者说俄罗斯人自己认为自己是“唯一的苏联正统”的态度绝对是不正确的。(嘛…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我吃伊利亚二设的原因,虽然本家设苏联是个房子,但是我还是觉得苏总就是苏总,他也是曾经鲜活生动的国家啊…当然用私设去踩伊万肯定是错的、不可以的、没道理的!)


  曾经的苏联很辉煌,但这种辉煌不是独属于俄罗斯的辉煌,而是曾经的十五个加盟国和这些加盟国的人民共同创造出来的,我相信,他们曾经都很努力,不存在谁比谁更高贵。不信你...

  我就说呢,在老王家看一部露家电影简直是比打狗撵鸡还难。

  所以我们能看到《绝杀慕尼黑》显然是有大佬相助。

  所以中方版权方竟然是我们杜导吗杜导果然是最好的呜呜呜呜

  搞cp是要助攻的,看电影也是

(然后杜导答应咱的中苏题材新电影到底什么时候会出呢超级期待啊嘤嘤嘤


(占到tag的话抱歉

你们对美妙一无所知

分享《绝杀慕尼黑》里的非常冷战的台词

想进一步了解这个美妙电影的可以看我前一篇lo

昨天父亲节,我强行带着我爹娘一起去看《绝杀慕尼黑》,到现在还热血沸腾QAQ

做了一个戳心细节整理,给大家硬核安利一发。大概这两天会做一个完整版的观影手帐😭😭😭

我要占一下tag了对不起,但我乜薇染实名不允许有任何露厨苏厨没看过这个电影,真的太棒了🌟!!!

“购物博主”乜薇染又出现啦😂

作为一个露厨,她肯定每天都想吸露,结果她就买了好多俄罗斯风景的和纸胶带😂

给大家分享一下看看效果😃

p1-6是“信的恋人”俄罗斯款的胶带,p7-9是“我们始终牵手旅行”,p10是这家同款明信片

万尼亚是一个高颜值的国家这一点果然是毋庸置疑的,手帐党福利(虽然根本没开始做手帐x

  刚刚在知乎看到这个问题,于是乜·小时候学电子琴被苏联歌曲生生带成苏厨露厨·并且同样寻思这个问题长达半年之久·还希望将文科生所背的文常和当年学电子琴时get的那点不扎实乐理有机结合对此加以强行解释·甚至从中找出红色组隐性粮食·薇染忍不住回答了它,顺便拉到老福特给亲友们分享一下。仅个人见解,才疏学浅,贻笑大方,欢迎大佬指正。



  关于这之中的红色组隐粮…大家想哦,这样一看其实咱们老王家和露熊家的民族音乐审美观是在旋律和节奏上都是挺不一样的,但是这些苏联歌曲居然能在我们这传唱多年广受喜爱,影响...

“我知道曾经,春风吹拂过乌拉尔山脉,也吹绿中亚平原的青青草地;西伯利亚高原上仍有皑皑的积雪,却并不妨碍莫斯科郊外温柔得不像话的夜色;人们在明斯克唱歌,在基辅跳舞,在阿拉木图采摘熟透了的红苹果。有一面鲜红的旗帜,在波罗的海沿岸也曾高高地飘扬过。


那是六十九年的挣扎,奋斗,荣光和创伤;


也是二十七年的追忆,怀念,痛悔或遗忘。”


(截图来自B站露中心MMD《笨蛋》by莫洛斯德)


露家人听我们耀家军乐队演唱《神圣的战争》的评论

正中间那条真是意味深长让我几乎哭成个球了

(“而不是从不同方面唱”QAQ是很红色了

(我也是这样祈祷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个中俄双语版的合唱呢QAQ

(我觉得红色组三次元的粮都是刀糖交织悲欢不分


【露普】砂糖雪

  莫斯科又下雪了。

  基尔伯特站在窗边看雪。这场雪并不大,屋子里暖气很足,窗户上氤氲了一大片水雾,视线里的雪景并不清楚,看上去倒像是天上在撒白糖。

  伊万在厨房里烧热水。基尔伯特是闲不住的,于是他突然噔噔一下跑到厨房里去,微微踮脚用鼻尖碰了一下伊万的鼻子。有点痒。他自己先咯咯笑了起来:

 “本大爷的大鼻子熊。”

  伊万于是也轻轻笑了起来,低下头,温柔地吻了一下基尔伯特的下巴:

 “万尼亚的尖下巴小兔子。”


(无脑甜饼片段练习,高三狗的夹缝生存x


这下子拥有红三角了(x


这个92岁俄罗斯老爷爷找曾经到苏联学习的中国飞行员学生的故事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

总之我现在觉得自己眼睛里好像进了苏总,真实哭泣😢

红色组那些感人岁月啊😢

2018苏祭24H企划主页:

#企划宣传#

И Красному знамени славной Отчизны.
——
2018苏祭24H企划开宣,这次最低限度勉强算宣传的…[顶锅跑
顾名思义,纪念1225的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中心文&画企划活动。纪念我们1917-1991的红色岁月。

我不会写文案,大概意思就是上面的,等我们有了文手再让她宣一次…图片都来自是目前参企的太太,图的内容并不跟企划相关噢![划重点 ]

——分割线——

参与人员目前只有画手,文手也欢迎!会有审核,画手审核方式是企鹅私信敲我[请各位太太手下留情…]lof的话选择看主页or前者!文...

(是红色厨+露厨乜薇染的不知道第几发安利x

首先给大家看一本莫名发糖的历史年表,这封面封底让人简直怦然心动。

第二本是刘吉的万尼亚常识,感觉写的真是炒鸡全面,历史文化美食等等都有,适合新晋露厨入门吸露食用,如果想去露家旅游也可以当旅游攻略看看。

第三本是在学校图书馆看见的感觉非常棒的书就自己去买了一本,刘爱民的触摸露西亚,主要是插图多,颜值高,内容笔调看了也还是让人比较舒服的,可以说是很棒啦。

吸丕真是快乐源泉,吸成恋爱脑。


丕丕梳过于浪漫,“以君之诗,绾我青丝”就是这种感觉惹。


鹿处长真是一个富有洞察力的奇女子,因为我买了文帝和宣王的徽章,她发现了我丕司马厨的本性,给我写了小纸条,还送了我首阳山的明信片和丕诗卡贴,我开心得要飞起!这种店主真是世界之宝,她是天使。


P8P9是之前安利的北溟鱼太太的书,买它买得几经波折,虽然太太把丕丕诗传写了一半就弃坑了,但看在她写了这本书的份上,我觉得还是可以原谅的呢x


快乐快乐,快乐吸丕。

来自朱生豪先生的启发,p2原句。



“我想要在首阳山看芳草,在铜雀台看飞鸟,看秋叶飘摇,看甘蔗长高,看槐,看柳,看葡萄,看曹子桓甜甜地睡觉。”



(可是这个喜欢甘蔗和葡萄,写过秋叶槐柳和飞鸟的人早在一千八百年前就永远睡着啦。)

  刚刚在百度上搜丕丕突然看见这篇叫作《在这样对人生的失望里,保持微笑》的文章,心下还在惊异,因为难得看见这么好的对子桓正面评价的文章。最后翻上去一看作者才知道是北溟鱼太太,简直激动到语无伦次。

  可能新入圈的宝宝不知道,但是稍微资深一点的丕粉应该是知道的,北溟鱼太太之前是写过丕丕诗传的(虽然没有写完)但是真的写得特别好。网上搜应该可以找到,感兴趣可以去看一看,(如果找不到的我这里有资源也可以私信我戳x

  才知道北溟鱼太太出书了出了这本《在深渊里仰望星空》,是写魏晋名士的,丕丕是其中一篇。推送说这本书滞销,所以我火急火燎去入了两本,顺便赶紧来安利一下,丕吹

是很丑的摸鱼x


(我要用我cp的表字搞事情.jpg


子桓:子如阳春三月风 桓木摇动叶葱葱


仲达: 仲春景明望长空 达昌通盛与君同


丕司马:“纵九州万里河山 无你只千秋尘垣”


这一句是《苍山负雪》的歌词 莫名感觉适合丕司马QAQ

努力搜刮丕丕诗文佐证这个AI测试有多么准多么戳心(子桓真是一个用自己书写自己的人)——(借用一下姑娘的图 @grapeAffrètement !)



【意气风发】:“舜禹之事,吾知之矣。”



【逡巡不前】:“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言:‘年三十余,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而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

【只自知的压抑】:“忧来无方,人莫知之。”

【惊鸿一瞥】:“有美一人,宛若清扬。”

【...

听着神仙《燕歌行》看着评论区的神仙评论我也忍不住动了手QAQ

差不多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初秋的季节,我遇见他的《燕歌行》,一头坠入吸丕的深渊。

怎么会有这么令人心疼的人呢?

风轻云淡。

下一页
©乜薇染 | Powered by LOFTER